狐王小情绪

谁说浮生  像繁华梦一场
别在乎多美满  醒来后会怎样
有多少笑  就有多少的伤
就算  泪一开始就懂得伪装
浮生别走太慢  总被过往伤
浮生别走太快  怕心跟不上
若浮生  只是游戏一场  是梦一场
何必走的那么苦痛那么伤

(我认为这歌词真的很像生哥,特别是高潮的时候,生哥总是一个人一条路走到黑走到尽头,他走的太快,以致于许星程不懂他,这个过往也在伤他,他走太快了吧!天婴的心跟不上,尽管生哥付出很多,但到底.....)
罗浮生一人留于世,孑然而走,为国为家为民,就是世人总不懂。罗浮生那么好,怎么就没人懂呢!

《盛世之年》by狐王小情绪

(澜巍文,不喜“勿入”,不喜“勿入”)

6.若有一天,你我相伴到老,这便是我此生最大无憾

赵云澜当这个甩手掌柜已经当了很久了,新的案子他就去现场看了一下,剩下的事宜便全都没理了,特调处的那几位地星大佬忙活了好久终于找到线索了,这不,现在疯狂炸赵云澜的手机,势必要把人喊回来。

赵云澜这几天,天天往沈巍这跑,早就忘了有案子这种事情了,就算那几个人打电话来也照样不接,可谓是特别任性,要不是祝红发了一条信息(这个案子好像跟沈教授有点联系,你个大猪蹄子就不管管?),他赵云澜还真直接把烂摊子交给他们了。

但是,这件事竟然跟沈巍有点联系,那就不能坐以待毙了,而且他相信,沈巍就算跟这件事有联系,那肯定是不利的联系,而且他并不知道。

赵云澜现在也摸不透那杀人犯到底是什么人,而且,最近他一直没管过,要捋清思路还得把资料看了。

而特调处的几位老人,坐在沙发上吃着东西,美滋滋的聊着天,跟旁边几个新进小新人的忙忙碌碌一对比起来,真是闲得慌,这是赵云澜一进门就看到的场景。

“看来你们最近真是闲的发慌啊!”赵云澜表面挂着优雅的微笑,内心里却在疯狂暗示自己,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哦呦!老赵舍得回来了”,大庆还没意识到什么叫做笑里藏刀。

“不回来我怎么知道原来你们过的那么闲”,赵云澜咬牙切齿,随后冷哼一声,“咱们特调处的新同事怎么说也不能一直待办公室里,从明天开始,你们一人带一个出去实践,直到他们已经通过为止”。

“我靠,老赵你这是剥削劳动人民”,这是一只大庆猫发出的抗议。

“等等,这不对,你让一个科学界的国民老公带新人出去实践,你这不是在浪费我宝贵的研究时间吗?”林静觉得这是对一个宅男的终极处刑。

“哼,只要他承受的住我的实践”依旧霸气高冷的老楚。

只有小郭小天使是完全没意见的接受了这件事情。

“行了,把那件案子的资料拿给我看一下,下午全体开会”,赵云澜懒得和他们扯,他要赶紧解决这件事好去追媳妇呢!

《盛世之年》by狐王小情绪

(澜巍文,不喜“勿入”,笔名从此就叫狐王小情绪了,不改了)

5.时间的确可以冲淡一切,前提是,你愿意放下。

等两人拖拖拉拉带着晚饭回到医院,沈巍就看见沈面抱着枕头,把气鼓鼓的脸扭向了一边,哼,臭哥哥,面面生气了,哄不了的那种。

沈巍一看这种情况,莫名觉得好笑,然后坐在沈面的旁边,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拉了拉弟弟的衣角,见他不理,便开口道:“我买了你最爱吃的东西,不尝尝吗?”

傲娇如沈面见哥哥开口了,勉强转过头看沈巍,刚打算开口,便看见旁边还站着一个人,还是一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臭流氓模样。

沈面不仅一脸震惊,这大猪蹄子谁啊!一脸的胡渣,为什么他跟哥哥一起回来的,等等,一起回来的?哥哥不是一个人出去的吗?

“哥,这个一脸胡子的大叔是谁!”其实沈面是直接想说这个大猪蹄子的,怕哥哥说自己没有礼貌而改口了。

“我是保护你哥哥的警察叔叔,也是你哥哥的好兄弟”,并且还是你哥哥的老公,赵云澜默默地在心里加上这句话。

“额...面面,他,他是特别调查处的处长,叫赵云澜,也是哥哥的朋友”,沈巍觉得自己跟赵云澜说不上是朋友,更说不上是兄弟,但是为了回答弟弟的问题,也只能配合赵云澜了,“面面,来,先喝粥”。

被沈巍拿食物堵住口的面面,哥哥,这个大猪蹄子他在笑,还特别的难看!!!

赵云澜其实就是淡淡的笑了一下,他觉得世事变化无常,当初那么憎恨的人现在就在眼前,用一张单纯的脸看着你,你反而觉得起初的恨也消散了下去,可能大概因为上天是公平的,你发现你爱的人还活着,对别人的恨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要知道刚刚看到沈面的时候,赵云澜吃了一惊,他仍然记得当初大战的时候,沈面把冰锥插进沈巍的心上时,那一刻,有多么的刻骨铭心与痛彻心扉,所以他方才想杀他的冲动就有多么强烈,幸好他理智比行为胜上一筹,看开了便就没那么恨了。

《盛世之年》

(澜巍,不喜“勿入”,不脏你的眼,不求不喜的人看)


赵云澜和沈巍两个大男人逛小吃街本来也没什么引人注目的,但胜就胜在你说你俩要么好好买东西,要么好好的走路,停在人家老板摊子前看了好久是几个意思,人家老板要不是看你们穿得体面,估计得拿扫把直接轰了。


这件事还是得从头说起,自从赵云澜没脸没皮的跟着沈巍走出医院后,一路上两人都在聊天,虽然这话题每次都是赵云澜在东扯西扯,但相处的气氛算是融洽,赵云澜美滋滋的想,照这进度前进,媳妇迟早有一天到手的,然后赵云澜就飘了。


然后飘了的赵云澜一激动起来就无法控制自己,他一把拽住沈巍的手,然后突然说,“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找我,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能办到。”


沈巍被赵云澜惊到了,红着脸抽回被赵云澜握住的手,礼貌地一笑,“赵处长说笑了,我没有什么事情要办,就不麻烦特调处了。”


“不麻烦,不麻烦,特调处的存在就是给需要的人帮忙的,不然成立它干嘛,是吧!”看着眼前脸红的人,赵云澜觉得能再见到他,让他为他做多少都愿意,所以怎么会是麻烦呢!


沈巍看着真诚的赵云澜,心中突然那股熟悉感冒了出来,无意识的说了一句话,“赵处长,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见过啊!对你总有一种熟悉感。”


赵云澜因这句话,心脏都疼了一下,他想起了以前他也这么问过沈巍,因为试探,所以伤人不自知,也无法体会当时他听到那句话就突然红了眼眶的心境,原来竟是这般酸涩和难过。


沈巍说完那句话之后,突然发现对一个男人说这种话好像是不对的,眼睛紧张的眨了眨,“...我..那个,我是说我们...”


“也许吧!指不定我们是真的见过,也许在很多年以前呢!”赵云澜打断沈巍的话,表面上是打趣的回答,心里的苦涩却越发浓厚。我虽然没有机会像你一样,等了一万年,可你也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啊!毕竟,我找到你了啊!


然后两个人就沉默的走路,沉默的在一家摊子面前停下了,沈巍点了份吃的打包,这两人就一直没说话了,人家老板都把东西做好了,就等着他俩付钱,结果两个人都傻愣愣的站着。


沈巍在想,他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不然这位赵处长为什么都不说话了,而且刚刚那一闪而逝的悲伤并不是错觉。


赵云澜则是在想,我该怎么去做,才能把媳妇真正的追到手,然后告诉他一切事情,嗯,听说他有一个生病的弟弟,那应该可以从小舅子这里入手,毕竟媳妇很在意小舅子。


这么不要脸真是可以的,沈巍要是知道赵云澜在想什么,估计扭头就走,竟然打我弟弟主意,但是他并不知道,所以未来一直都是下面的那个,翻不了身的那种。


“诶,喂,两位,付钱了,你们都呆了好久了”。


“噢!对,老板不好意思啊!多少钱啊!”沈巍回过神来,抱歉的给了老板一个微笑。


“你给我15就行了,这你拿好了。”


“讷,15,谢谢老板啊!”赵云澜付钱后接过袋子,自己拿着。笑话,哪有媳妇拿东西的道理。


沈巍则是看着伸出去空空如也的手,也反应过来,便要伸手去拿赵云澜手上的,“这怎么好意思让赵处长拿呢!我来吧!”


“没事,谁拿都是拿,来,走啦!我们不要挡人家老板财路了”,然后拉着沈巍往回走了。


《盛世之年》by狐王

(澜巍,不喜“勿入”,不脏你的眼,不求不喜的人看)

当赵云澜骑着他的车到医院的时候,还是很紧张的,虽然表面上说是去追媳妇,但是心里头没那么有底,沈巍虽然看起来一副温和斯文的样子,到底这心里还是冷漠的,这怎么开口才是最重要。

要不然说沈巍活了一万年,单身那么久是有道理的,除了等赵云澜,对别人可真是缺乏一些理解,特别是感情上的,就是一木头桩子。

赵云澜在门口纠结许久,这边沈巍就从门口出来了。

这并不是因为赵云澜在门口而出来接的,这大晚上的,出来当然是去买晚饭了。

赵云澜在门口幻想着跟沈巍见面后的各种美妙的事情,一转头就发现沈巍在他身后看着他,吓得他心脏都要有问题了。

“呃...我...你...好啊...不是,沈老师,又见面了,真巧啊!”赵云澜现在只想抽自己大脸巴子,你好啊是什么玩意,太丢人了。

沈巍也不在乎他的惊慌,推了推眼镜说道:“是啊!真巧啊!赵处长在这里干什么啊?”

“我...我就是...噢!那个,我就是接了个案子,然后吧!就是来这调查一些资料,你知道的,做这一行的要东奔西跑才能破案的,”赵云澜在心里不禁为自己的反应力打个满分。

“那还真是辛苦了,赵处长,我要去买个晚饭,就先走了”,沈巍想起要做的事情,说完便转身就想走。

“等等,”赵云澜赶紧拉住沈巍,“这大晚上的,虽然你是个男人,但是最近歹徒太凶恶,你一个人的,遇到危险也来不及应对,我跟着你一起去吧!”

“可是...”

“哎呀!没什么可是的,走吧!走吧!”

赵云澜打断沈巍的话,拉着他的手就走了,其中还捏了捏手指,吃豆腐成功!

不愧是调查处的老大,没脸又没皮,痞的一逼。

沈巍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第一天认识的人,才见面了第二次,就让他牵着自己的手了,有点不太不正常,可又说不出来那里不正常。

然后沈美人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赵云澜带走了,直到到了小吃街才回过神来,不得不说,沈巍迟早有一天被赵云澜拐上床了都不知道。

《盛世之年》by狐王

(澜巍文,请吃这个西皮的进来,不吃的出去,我没空怼那些明明不喜欢却非要来找存在感的人)

2.我想给他一个盛世之年

赵云澜从案发现场回来,耳朵就从来都没有好受过,大庆和林静这两个臭小子一直在他耳朵不停的问那到底是不是沈教授,跟个老妈子一样,刚踏进特调处门口,也不知道祝红她们怎么知道的,开口就问:“听说你见到沈教授了,他人呢?”

脑仁突突突的在乱跳的赵云澜,憋了一眼这些看起来很正经实际上没一个正常的手下说:“我是看见沈巍了,但他把我忘了,不过没关系,忘了也挺好,省得操那么多的心,反正是我的人终究是我的。你们别来给我捣乱,不然扣你们工资”。

赵云澜威胁完了众人之后,含着棒棒糖心情颇好的走进了办公室,陪着去案发现场的几个小新人抱着资料不知所措,不知道把资料给谁,最后还是林静出声挽救了他们,“教你们一个道理,在赵处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直接把资料放在他办公室的桌子上,以后赵处心情不好的时候,你们多提提沈教授就好了,只要了解了这两个道理,就不在怕的”,说完了还露出了一个微笑,转身进了实验室。

几个人小新人十分上道,瞬间领悟了生存法则,然后大着胆子去敲门。

而这一边,沈巍从小区出来就直奔了医院,在一户病房停下,稍微缓了一下急促的呼吸,然后打开门,“面面,这次哥哥给你买了城西那家...”,话音还未落,就看到了晕倒在地上的弟弟,连忙跑过去,“面面,你怎么了面面,面面,医生,医生,快叫医生来...”。

病房外的护士听到了立马进来查看,只见沈巍慌乱的抱起沈面放在床上,急切地叫唤弟弟的名字,护士连忙道:“这位先生请让一下,主治医生说将他移到手术室。”

沈巍看着这个从小自己护着的弟弟,心里愧疚感横生,可到底沈巍还是沈巍,担忧过后反倒是平静下来,他相信自己的弟弟一定会撑过去的。

“面面,你不会有事的,哥哥在这陪着你”,沈巍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心里暗暗祈祷。

手术一直持续了两个钟左右,门终于打开了,沈巍立马站起来询问主治医生,“李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

“沈先生放心,病人突然间剧烈的情绪激动引起的心源性哮喘突发后晕厥的,幸好你发现的及时,不然就病人有可能就危险了。”

“李医生,你刚刚说,突然间剧烈的情绪激动引起的?”

“对,哮喘这种病症,除了病人的吃住要注意之外,还有情绪上也要防止太过激动或者悲伤,不然这些都会引发病情的严重性。而关于病人为何情绪上突然激烈这点,沈先生还是好好问一下吧!他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里了。”

“好的,谢谢李医生。”沈巍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不太简单,面面一个人在医院,且不说病房外面有护士,而且还人来人往,怎么会没人注意到他情绪激动还晕厥的掉下了床呢!但是这件事情没头没尾,也只能等面面醒来再问问看是怎么一回事了。

晚上六点半左右,林静拿着一叠资料敲开了赵云澜办公室的门,然后递给了正在含棒棒糖的男人,用手推了推眼镜,林静笑嘻嘻道,“关于沈教授的地址以及经历背景等等,全都在这上面了,虽然很容易把资料搞到手,但是我这连他的隐私都搞到了,是不是给我涨一点工资啊!”

赵云澜拿着资料翻了翻,一边跷起二郎腿,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啊林静,是得给你涨点工资了,才一个下午时间,就都给我弄好了。”

“那是自然,我这个科技界的国民老公出马,没有搞不定的事情,那老大,给我涨多少工资啊!”林静张着他的大眼睛眨啊眨,一脸期待。

“你放心,不多不少,足够你吃一碗粉的钱”,赵云澜拿着资料站起来转身,往门口一边走一边晃荡出去了。

“一碗粉钱,你那么抠门沈教授知道吗,早知道明天再给你资料”,林静小可怜吐槽归吐槽,但也没什么不满的,只能愤愤的去找丛波吃粉了。

而赵云澜出门后,就直奔现在沈巍的所在地,毕竟,追媳妇可是要趁热打铁,只有傻逼才会浪费时间,所以有些人凭本事单的身是有道理的。

《盛世之年》by狐王

(澜巍文,不喜“勿入”,勿入,OK)

楔子:地星与海星之间的大战之后,沈巍和夜尊成灰落入时空之中,赵云澜为点燃镇魂灯成了灯芯,万世生生死死遭烈焰苦楚,虽然结局不尽人意,但赵云澜和沈巍约定,不论过去多少年,沧海还是成了桑田,你我总有一天,一定会相见的。

只要心中还有信念,总有一天,我们总会相见,故事,便从遇见开始。

1.幸好,缘分未尽,还能再见

龙城经历过那场大战之后,所有建筑焕然一新,世界年复一年的在变化,直到过了几百年后,所有新的东西已经代替了旧的物品。

赵云澜还是那个赵云澜,只不过已经学会了做饭和整理家务,特调处还是那个特调处,只不过人变多了起来,热闹得比以往更加喧哗了。

几百年了,赵云澜生生死死好几次了,脑中的记忆也是越来越多,但关于所爱的那个人点点滴滴,就好像犹如昨日一般,清晰可见。

沈巍。赵云澜坐在特调处的办公室里,手上拿着故人的相片,念叨着名字,眼里是深不可见的痛苦和思念。

沈巍啊!我终于明白等待一个人是多么孤独的一件事,你找了我一万年,到底是看尽了世间百态才会有后来的泰然处之,可我赵云澜不是那么伟大的人,这几百年了,沈巍,你在哪啊!

手指摩擦着照片上人的脸庞,眼睛泛红,嘴里含着的棒棒糖异常的苦涩,赵云澜感觉真是苦到了心里。

这时,还没等赵云澜从回忆里出来,办公室的门响了,吓得赵云澜连忙收起情绪,转过椅子,声音平静的说了一句,“进来”。

打开门进来的是大庆,还是和老样子一样,只不过好像成熟了些。

“老赵,有新案子,龙城B区的华园小区里死了一个人,警方那边说死状很奇怪,被人挖了心脏,但心脏却出现在死者嘴里,脸上还带着笑,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很安然,现场也没有其他人的脚步,门窗都是内反锁的,我怀疑这不是自杀这是密室杀人”,大庆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巴拉巴拉的,最后还总结出了自己的结论。

“你这不是废话吗?能到我们特调处的案子,能是自杀的吗?叫上林静和几个新来的新人,跟我去那小区看看,也该历练历练他们了”。

“得咧”,大庆高兴的一溜烟跑出去了。

几个人坐着车到了华园小区,便看到警方的小警员们已经在等着他们了,也不多说,直接公事公办,“特调处赵云澜,带我们去现场”,随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的进里面了。

赵云澜到了现场,示意林静用地星异能探测仪探测一遍,转头便看见新来的几个新人脸色发白,一副要晕厥的样子,便说道:“查看完了再出去吐,现在忍着,不习惯就吃颗糖,像我一样就对了”!

说完还真拆了颗棒棒糖塞进嘴里吃了,几个新人不得又由衷的佩服了赵云澜,这样都吃的下,不愧是赵处。

“好了,你们几个去把整个房子都调查一遍啊!细节也不要放过,今晚我要看到你们的报告,大庆跟我看看尸体去”,赵云澜安排好后,就去仔细看尸体了。

不得不说,死状的确诡异,哪有人被挖了心脏,还能笑出来的,甚至是自食心脏,单单挖心的过程就足够痛苦了,还吃下去,这多大仇啊!

赵云澜翻查尸体也没看出那里有线索,正想站起来,大庆却抓住赵云澜的手,示意他看向头部。

赵云澜发现头部处有一根细线,轻轻拿起来拉了一下,很柔软却很坚韧,又拉了一下,怎么拉都不断,只好藏进口袋里,带回去给林静处理了。

过了半个钟,勘查完了之后,赵云澜等人准备走人时,门口处传来声音。

“不好意思,特调处办案,这一层楼最近不能住人和进出,请你理解”。

“不好意思,我只是回来拿东西而已,拿完我就离开”。男人有些焦急的说道

“这我们也没办法,为了保护现场,任何人不能进去”。

“这......”

“吵啥呢吵的,不能进就不....”赵云澜正想看看是哪个人在影响自己的思绪,便走出去打断了那个男人说的话,却看见了一个自己几百年来日思夜想的熟悉脸庞,“沈巍”。

沈巍皱了一下眉头,直觉告诉他,这人他从来没有见过,可是莫名的有种熟悉感,而且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这位是...”,沈巍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

“这位是特别调查处的处长赵云澜,赵处”,旁边的小警员解释道。

“赵处长你好!在下沈巍,是一名老师,我...”

“沈巍,你,忘了...”赵云澜连忙打断他说的话,也猜出来他是真忘了,那眼神尽处都是陌生的神色,赵云澜觉得命运真是好玩,也尝试到了当一个重要的人忘记自己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但他赵云澜是谁,若是就被这样打击到了,岂不是几百年来要功亏于溃,收起苦涩的心情,挂起笑容,“沈老师是吧!你叫我赵云澜就可以了,我们特调处现在在办案,你这是有什么事吗?”

“噢!是这样的”,沈巍经赵云澜提醒,想起来了自己要拿的东西,“我弟弟身体一直不好,最近住院了,就想着回来拿点衣服,但没想到这层发生了事情,这要是真不方便我进去,那我就不打扰了”。

“诶,哪能啊!方便,超级方便,你住哪个...”,赵云澜用他的脑袋瓜迅速整理了一番,既然沈巍忘记了,那就让他重新认识赵云澜不就行了,能刷好感的事,为什么不干呢!

“谢谢赵处长,我进去拿完了就走,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说完就往前走,在一个门口停下,开门然后拿东西,然后关门,对赵云澜说:“谢谢!有机会请赵处长吃个饭”。

“哈哈!没事,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的”。

沈巍微微一笑,如玉的脸庞温润如初,“再见”。

“再见”,赵云澜微笑的看着沈巍下了楼梯,然后红了眼眶。沈巍,终于找到你了,幸好,缘分未尽,我还能再看见你。

“老赵,调查完了,走了没,你在这干嘛呢!看啥啊!”大庆等了几分钟都不见赵云澜这人进来,只好出去找了。

“啧,能看啥,当然是沈巍啊!回去再说”,说完,赵云澜就溜了。

大庆一脸被吓到的样子,“沈教授?喂!赵云澜你说清楚一点啊!喂!你真的看见沈教授了,是不是真的啊!”

(第二章不知道啥时候写,在此本狐说一遍啊!此文是澜巍,不喜“勿入”,本狐不求你看,要是有人在本狐的底下瞎逼逼,请你好好的回小学重新锻造,本狐没有拿刀子逼你看,不喜请“勿入,不接受撕逼”)

【论赵处和沈教授的日常】下

PS:还是那句话,这是“澜巍”,不喜的请勿入,没求你看,别来我这找存在感,禁撕逼,谢谢!

特调处现在弥漫着不同于平时的安静氛围,这所有的缘由可以说从大庆开始说起,沈巍被赵云澜拉进了办公室的时候,现场的各位人员都在,除了大庆。然后,就刚好在这个时间点,大庆风风火火的回来了,什么话都没说,就急匆匆的跑去办公室找赵云澜,小郭这个善良的孩子想提醒,话都没说出口,猫影就不见了。

结果可想而知,在赵云澜调戏沈教授的时候,大庆就从窗口目睹了全过程,吃了一大把狗粮,然后神情恍惚的走了,一边走一边呢喃:“这就是传说中的舌吻吗?这么...”

然后这句话就在特调处传开了,小郭张大了嘴巴,吃了一个大惊,林静手一抖,实验又爆炸了,祝红的口红手一颤歪了,汪徵和桑赞两只鬼直接愣住了,最后楚▪黑袍使▪迷弟▪哥认为自家偶像一定是被强迫的,赵云澜那厮那么流氓。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楚哥你不愧是迷弟,居然真相了。

办公室的两位在他们安静的风波中终于出来了,沈教授面红耳赤的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落坐在沙发上,只是嘴唇的红肿证明了你这样的掩饰完全没什么用啊!简直欲盖弥彰,而赵云澜就不一样了,如沐春风的样子,就想让人上去揍他一顿。

赵云澜挨着自家媳妇坐下,整个人往后一靠,腿翘起来放在桌子上,含着棒棒糖突然说道:“小巍,我忘了和你说一件事了,你们学校的校长前几天来找我,让我帮一个忙,本来我不想答应的,但是你说要在学校待几个月,那我就勉强答应他了,毕竟你们学校真是人才(情敌)颇多啊!”

沈巍听到赵云澜这么说,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觉得自己昨天撒的那个慌就是白说了,幸好赵云澜还不知道,为了掩盖心底的心虚,沈教授惊讶过后微微一笑,“可是学校教师楼已经没地方给你住了啊!”

赵云澜完全不担心的回答:“不会啊!不是还有你吗?我跟你一起住啊!怎么,不方便?”

沈▪心虚▪巍眼睛眨了眨:“没...没有...方便,一起住吧!”

听到这话,赵云澜在心里默默给自己举起了大拇指,哼!敢跟老楚一起联合起来骗我,真是不好好教训一下不行。

(最后的end是一锅肉,上中下写完了,还有end,没想到吧!我还要开车)

【论赵处和沈教授的日常】中

(PS:澜巍文,“不喜勿入”,不喜欢的人我可没有求着你看,禁喷,禁撕逼,谢谢!)

赵云澜一关上办公室的门,脸上的痞笑瞬间不见,回头用审视的目光紧盯着沈教授,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沈教授瞬间心虚,抬头看了一眼赵云澜,口干舌燥地有些慌张的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眼睛眨巴眨巴的,“赵云澜,你,你有话好好说,你,你先坐下来。”

赵处长笑了一下,上前弯下腰,把沈教授圈在沙发上,靠近他的耳朵旁,“晚上的亲亲那是在晚上,现在的亲亲是因为我想要,沈大教授不会那么小气吧!”

小气?他是在说我小气吗?沈教授不禁气结,推开他,“赵云澜你说我小气,是谁在昨天晚上...”突然脸上一红,沈教授慌乱的不敢看赵云澜的眼睛,“总之,你不能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沈巍,我说你”,赵云澜欲言又止,挤在沙发上干脆耍无赖,“总之我不管,你要是去几个月学校住,你现在就得听我的,不然到时候我就溜进去。”

沈教授扶额,觉得自己当初太天真了,没有好好了解这人的本性,死皮赖脸的,可自己也奈何不了他,“咳咳,说好了,就亲一下。”

“嗯,当然。”

“好吧!”反正也躲不过去,沈▪放弃挣扎▪巍

深吸一口气,紧张的沈教授闭着眼睛,慢慢地靠近赵云澜,随着呼吸喷洒在他脸上,单薄的唇吻了上去,然后快速的撤回,背对着赵云澜,不知所措的红了脸。

赵云澜觉得自家沈教授真是好看的他都要硬了,回想起他刚刚闭着眼睛靠近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紧张的神情配着羞红的耳朵,身上那股清幽的香味围绕在周围,赵▪流氓▪处认为,一个吻怎么能够呢!

于是他看着还在害羞中的沈教授,手一伸一拉,直接把人拖进怀里,在沈教授惊讶的目光中,直接吻了上去。

脸上的红晕还没退下去的沈教授,猝不及防的被他这么一推,脸瞬间又升温了,双手想推开赵云澜,奈何赵云澜把他的手拽到身后禁锢住,连一丝缝隙都没有。

“唔唔,啊哈,赵云澜,你,唔,放开”,沈教授觉得嘴唇都要被吻破了,从来不知道深吻也可以这样令人快要窒息。

赵云澜吸允着沈教授的唇,然后舌尖直驱而入到口腔里,捕抓到他的舌头,激烈的吸允。赵云澜觉得这一刻很想把沈巍狠狠的揉进骨血里,逼他说他是自己的,尽管他现在能力比他强,比他高,但是只要他是沈巍他就逃不掉。两个人深吻直到沈巍快到呼吸不过来了,赵云澜才停止,分开的时候,红肿的嘴唇昭示着两人再不停下来就要起火了。

(今天有点事,更的晚了,更的少了,抱歉啊大家,分上中下来写了)

【论赵处和沈教授的日常】上

PS:同人文肯定会ooc的,“不喜,勿进”,还有不好意思各位,“个人”觉得居老师演的太有受的气质了,忍不住动了我的小指头,“勿喷,禁撕逼”,谢谢!

当两人老夫老夫模式久了以后,沈巍觉得赵云澜越来越流氓了,不禁整天动手动脚,还不分场合的搂搂抱抱,搞得特调处怨声载道。

沈教授觉得要远离赵处长一两个月,所以沈教授打算回学校宿舍住,于是就偷偷的去跟龙城学院的校长申请了。

申请好了之后,那么问题来了,要如何瞒着赵云澜不被他发现呢!并且被发现了之后如何瞒过去呢!嗯,沈教授沉思了一下,突然发现自己完全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沈教授觉得自己每次说谎了就会结巴的,心虚了又不敢看对方眼睛,这感觉就像是被吃定了一样。

沈教授觉得委屈巴巴的,这时他的迷弟楚恕之楚哥出现了。看见沈教授坐在沙发上一脸愁眉苦脸的,试探的问:“大人你怎么了,怎么一副烦恼的样子。”

沈巍看见楚哥,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但还是得正经的说,“啊!没事,就是”,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楚哥,然后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就是有件事让你帮忙,不知你可愿意”。

“大人,你尽管吩咐,属下定当竭尽全力”,楚哥不愧是迷弟,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勇气可嘉。

“其实你也不用做什么事情,就是配合我演一场戏”,沈教授一本正经,“我最近有一场重要的实验课题解说会,到时候会有许多名校的学者过来交流,你也知道,赵云澜最近跟我跟的比较紧,我无法脱身,怕是跟他说了此事,他也会跟着来,所以...”

“所以大人需要我,帮你在关键的时刻圆场”,楚哥机智的get到了沈教授的深意,“放心吧大人,属下一定会办好此事的”。

沈教授表示这事能成的,满意的点了点头。

于是第二日,赵处跟往常一样,搂着沈教授在特调处的沙发上坐着,吃着糖秀着恩爱,其他人纷纷表示,这破日子过的,一点人性都没有。

沈教授犹豫了半晌,推开赵处长,“赵云澜,我现在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啊!”赵处长不在怕的,反正不知道沈教授说的事。

“这几个月我有个实验解说会,暂时要住在教师宿舍,所以你最近就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沈教授一口气说完,外表平静,内心慌乱的砰砰直跳。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几个月要自己睡?独守...”

沈教授立马捂住他的嘴,脸上浮起红晕,“你就不能不...就几个月而已”。

“我说,老赵,大人不就是在学校几个月吗?又不是离开龙城,你...”,楚哥看到自家偶像又被调戏了,立马救场。

“楚哥,你先别激动”,小郭看见自家楚哥又开启迷弟模式,只好出来拦住,然后鼓起勇气对赵云澜说,“赵处,人家沈老师现在的身份,也是龙城学院的教授啊!你就大方点...放...”。

“你说我不大方啊!你小子最近胆大了”。

“大..大方,呜呜呜,楚哥救命”,小郭看见气氛不对,立马躲到楚哥后面。赵处好凶。

“赵云澜,我就去几个月而已,解说会一结束我就回来”,沈教授觉得这次不行也得行。

“行啊!你亲亲我,我就放人”,赵▪老流氓▪云澜上线。

“赵云澜!”沈教授气的脸都红了,打算不理他。

“回去再亲也行,反正你不亲,我就不放人”。

“赵云澜你...”。

旁边正在打字的林静,实在忍不住了,怒拍电脑,“我说老大,你能不能考虑一下身边单身的人,秀恩爱麻烦你们到办公室去吧!”

“赵云澜,你能不能收敛点,你看这大庆都去跑外勤去了”,祝红觉得自己当初可能是蛇眼瞎了,不然怎么看上了这种流氓。

“好吧!走,我们去办公室亲”,赵云澜连拖带抱的把沈教授拉进了办公室。

“等等,赵云澜,我们晚上回去再说好吗?”沈▪垂死挣扎▪巍还是被拉进去了。

剩下一群人,觉得日子没法过了,特别是单身的,委屈唧唧。